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聚焦 正文

中國青年報:中國商業航天的時代正奔騰而來

發布時間:2016-09-13    信息來源: 中國青年報


  如果不是在一個以“商業航天”為主題的論壇上,人們談及航天,很可能會說到國家責任、民族擔當,但在9月12日舉行的第二屆中國商業航天高峰論壇上,現場頻頻提到“盈利”“低廉”“性價比”等字眼。

  這是一種進步。航天,正從“天上”走向人間。

  在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四院副院長張鏑看來,所謂商業航天,是以市場為主導,具有商業盈利模式的航天活動。“別人要是降價了,我可能也會降價”,這并非惡性競爭,而恰恰是市場的力量,可以讓一些民營企業乃至整個社會都享受到價格更為低廉的航天產品。

  在一些發達國家,尤其在美國,商業航天發展使航天成本大大降低,性價比得到提高。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副總經理劉石泉在論壇上給出一組數據。

  他說,在商業發射市場,“獵鷹-9”火箭已經將商業發射的價格拉低了一個數量級。根據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發布的報告,同樣一枚“獵鷹-9”火箭,由NASA研發至少要13億美元,而商業公司僅花費了不到4億美元。

  這家商業公司憑借低成本的產品贏得了航天市場青睞,其“獵鷹-9”火箭已獲得了未來5年全球38個發射合同,其中除政府的14個合同外,24個都來自國際商業發射市場。2015年5月,這家公司還獲得了執行美國軍用航天發射任務的資格。

  在成本降低的同時,效率明顯提高。劉石泉說,首先是研制周期縮短,“獵鷹-9”從設計到首飛,僅用了4年半;其次是技術創新加快,“獵鷹-9”進行了可重復使用火箭系列試驗,陸地和海上平臺回收試驗均取得成功。他說,商業航天管理機構建立扁平化組織機構,在很大程度上縮短了管理鏈條。

  另外,商業航天對經濟的拉動不可小覷。根據美國航天基金會2015年6月發布的《航天報告》,2008~2014年全球航天經濟總量增長了33%,達到3300億美元,其中增長的大部分因素源自商業航天。

  劉石泉說,商業航天產業直接帶動了衛星、運載火箭制造及發射、通信、導航設備等相關產業發展,未來還將與移動互聯網、物聯網、智慧城市建設等領域深入融合,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

  這也是為何當天的與會者,紛紛提到這樣一句話——商業航天正在成為航天事業發展的新動力。

  張鏑說,如果中國大力發展商業航天,或許有一天中國人制造的火箭,其成本就會大大降低,甚至到了一定階段,中國人還能夠享受到相對廉價的太空之旅。這些,也正是他樂于見到航天領域出現競爭的原因所在。

  2015年,被稱作是中國商業航天發展元年。這一年,商業航天在中國正式破冰起航。

  2015年10月,在武漢舉辦的第一屆中國商業航天高峰論壇上,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董事長高紅衛就提到,當前全球航天技術的主流發展階段,已走到大規模工業化生產階段,必然要進入廣泛的商業化應用階段。

  不到一年時間,《武漢國家航天產業基地實施方案》正式獲得國家發改委批復,商業航天論壇的所在地武漢,成了我國第一個國家級商業航天產業基地。

  根據這一方案,預計到2020年,武漢國家航天產業基地將打造年產50發運載火箭的生產能力,以及年產40顆100公斤以上、100顆100公斤以下商用衛星的制造能力,力爭在2020年產值達到300億元。

  今天,高紅衛在論壇的致辭中說,《武漢國家航天產業基地實施方案》的批復,標志著我國商業航天產業發展進入到一個歷史性的新階段:大閘開啟,商業航天發展的歷史洪流正奔騰而來。

  如今,中國版的SpaceX(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正在打造,這家公司就是航天科工在2016年年初注冊成立的航天科工火箭技術有限公司。在今天的論壇上,劉石泉說,這是國內第一家商業火箭公司,該公司成立僅兩個月即簽訂了首個商業發射服務合同,承擔這一航天發射任務的是由航天科工研制的“快舟”火箭。

  這并非異軍突起,這家新生的商業火箭公司,所采用的技術,大多都來自現有的航天科工系。在此前的2013年和2014年,航天科工已經發射了“快舟一號”和“快舟二號”兩顆對地觀測試驗衛星,開創了我國用固體運載火箭成功發射衛星的先河,被認為大大縮短了火箭發射準備時間,為商業發射提供了技術支撐。

  當天,劉石泉還透露,航天科工將于2016年年底進行首次商業發射服務,而具有更大運載能力的“快舟十一號”運載火箭也計劃于2017年進行發射。

  本報武漢9月12日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邱晨輝 來源:中國青年報?。?2016年09月13日 03 版)

  原文鏈接:http://zqb.cyol.com/html/2016-09/13/nw.D110000zgqnb_20160913_9-03.htm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_国产精品视频白浆免费视频_国产精品视频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