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聚焦 正文

中新網“勞動最美麗 一線工人故事會”:從航天“新兵”到航天“精兵”——記中國航天科工院高原醫療救護隊

發布時間:2014-11-21    信息來源: 中國新聞網




  平均年齡29歲,平均工齡3年,學歷均為碩士研究生。就是這樣的6名航天“新兵”,設計研制了我國首臺高原醫療救護車。9月12日《人民日報》刊發題為《西藏有了“移動救護站”》的文章報道了他們的創新故事。

  我們看到的是載譽歸來的鮮花、掌聲,對他們來說,歷時一年多的研制,是技術上的修煉,心態上的修行,更是從航天“新兵”到航天“精兵”的艱難蛻變過程。

  創新設計找到“通關密鑰”

  在接受高原醫療救護車的研制任務之前,以馬鶴坤為首的項目團隊一直從事型號產品的設計工作。但設計一輛整車,對這些年輕人來說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這是一次冒險,但我們看重的就是年輕人的闖勁、沖勁和靈活開放的思維方式”。中國航天科工二院699廠李云廠長對這幾個暗中物色和觀察許久的年輕人充滿了信心。

  馬鶴坤,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他說他是愛打游戲的“技術宅”,喜歡把整個設計過程看作是需要通關的游戲,而方艙增壓和密封技術就是需要打敗的“大怪獸”。

  在5000米左右的海拔高度下,在醫療艙內提供3000米海拔高度的壓強是高原醫療救護車最重要的設計參數和功能。經過測算,艙內需要增加0.4個大氣壓,這個壓差換算成作用力,相當于車體最大的四個面上各有一輛40噸重的坦克在拉拽著車廂!

  如果僅僅是防止艙體變形,選用高強度材料就能搞定,但這樣同時意味著重量增加,而在路況崎嶇復雜的高原低壓地區,重量每增加哪怕只有1公斤,拋錨的風險就增大一分。

  “輕”和“結實”,兩樣都必須做到。面對難題,馬鶴坤查“攻略”、求“解法”,大膽地提出“應用鋁合金龍骨+優化結構設計”的方案。

  該方案經過力學仿真模擬分析和試驗,達到了預期效果。團隊終于找到了那把“通關密鑰”。

  在高原上試驗時,為了更好地了解產品特性,馬鶴坤積極爭取到了當醫療試驗“小白鼠”的機會,親身參與了睡眠試驗。在長達幾個小時的時間里,被多種醫療測試設備“緊密包圍”的他盡量放松僵硬的身體,一動也不敢動,在對數據結果的各種猜測中努力入睡。

  盡心竭力做到“全能”設計

  一般來講,設計人員80%的工作是出設計方案和設計圖紙。而在高原醫療救護車的研制過程中,這幾個年輕的設計卻練就了“十項全能”的本領。

  潘冰心、高倩和劉金荷三個小姑娘負責整車供配電系統和增壓增氧控制系統的設計工作。為了保證高原車實現不間斷供電,她們在發電機型號的選擇上“煞費苦心”。一個多月的時間里,她們幾乎走遍了北京所有的五金市場,對各個型號發電機的技術參數、種類、噪音等反復比較、分析,最終形成了一個性價比最優的方案。另外,她們還充分發揮了女同志的“侃價”神功,在優惠價格之外,還“磨”來了免費安裝和多項技術支持的額外服務。由于在侃價過程中快、狠、準的出色表現,劉金荷榮獲“劉一刀”的美譽。

  同樣因為項目獲得外號的還有崔培。這個外表秀氣文靜的姑娘骨子里有一股“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執拗勁。作為機械結構部分的總負責人,完成了圖紙設計之后,崔培每天都“泡”在62車間,確保及時解決技術問題,并隨時了解生產進度,為此,62車間職工都叫她“崔調度”。提起她來,鈑金工郝旭龍師傅豎起了大拇指:“‘崔調度’給力,不管我們加班到多晚,她都堅持待在現場,保證我們一遇到問題,就隨叫隨到。”沒有休息室,沒有辦公桌,甚至沒有椅子,對于技術人員、尤其是愛干凈的女生來說,長時間待在生產現場其實非常辛苦,但崔培覺得,在一線才能學到真本領,辛苦一點是值得的。

  忘我拼搏記憶有苦有甜

  “那段時間真的太忙了,感覺總有干不完的事情在等著,一刻都不敢停下來,就連睡覺的時候腦子里轉的也全都是數據,”馬鶴坤回憶研制過程時說道,“因為我們都知道,這個項目對廠里來說非常重要。”

  在這種壓力的促使下,團隊的每一個成員都克服了自己不同的實際困難,推動著項目的“進度條”不斷增長。

  馬鶴坤在任務最忙的9月到12月,狠狠心將老婆和不滿一歲的孩子送回老家,自己則甩開膀子,每天都忙到后半夜。

  計良在搬運設備時不小心拉傷了腰,他默默的在崗位上堅持了半個多月,直到疼得無法起身才“不情不愿”的遵醫囑臥床休養,并在傷情稍有好轉時就“溜”回來上班。

  緊迫的節點和高強度的工作讓原本內向的高倩變得有些“急躁”,而這其實是車輛生產和裝配階段中所有團隊成員的狀態。“那時候我們行動基本靠跑,交流基本靠喊,誰都不想讓進度耽誤在自己手上。”

  2013年12月20日對于潘冰心來說是個重要的日子。在熬夜加班完成了供配電系統的裝配和調試工作后,小潘請了兩個小時的假,頂著大黑眼圈,領取了結婚證。一出婚姻登記處的大門,她臉上幸福的笑容又被急切取代,急急忙忙的趕回單位繼續奮戰。

  現在回想起來,這些困難、這些脆弱如同過眼云煙,留在團隊記憶中的更多的是這樣的溫馨細節:

  高原車總裝階段正是2013年的冬天,京郊生產基地廠房里陰冷刺骨,崔培基本每天都在這里進行技術支持,一干就是半宿。每次她接好一杯熱水,剛暖了暖手還沒來得及喝,被工人師傅喊去處理問題,等過幾分鐘再回來,水就已經完全冰涼,她只好倒掉重接。但有一天,她已經習慣性的走到了熱水器跟前,才忽然意識到手里的水杯還是熱的,有人幫她接了熱水,這讓一向要強的崔培紅了眼圈。

  也是這個冬天,寒冷的圣誕節前夜,民品管理處的同事專程給團隊送來了熱騰騰的宵夜,“這是我這輩子吃到過的最好吃的漢堡”,劉金荷說著,還故意吞了吞口水。

  航天大愛激勵永不止步

  在高原車歷時近一年的研制過程中,6個年輕人加班無數,僅在總裝調試的不到半年時間里,他們共去京郊生產基地163天,包括節假日在內,每天都有人在裝配現場盯守。而負責車輛的結構部分設計的計良和崔培更創造了50天381張圖紙的“紀錄”,平均每人每天出圖3.8張。在這期間,“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特別能攻關、特別能奉獻”的載人航天精神貫穿始終。

  而在高原試驗過程中,鉗工寇明揚親身經歷的一件小事已成為高原車團隊的勵志故事。車隊在行進過程中曾經在一個路過的村莊里下車休整,有一個7、8歲的當地孩子跟著媽媽好奇地圍觀。當小寇把車隊配給的水果和糖塊塞給孩子時,孩子面對西紅柿的好奇眼神讓小寇險些飆淚,“我從來沒覺得自己的工作有多么特殊、多么重要,但在那一刻,我真的覺得,能用我們的車為這些高原上的人們提供更好的醫療條件,我們付出再多也值得。”紅著臉的小寇說出了團隊所有人的心聲,這一刻,大愛無疆的航天使命感讓這些年輕人熠熠生輝!

  首臺高原車被留在西藏,項目取得了階段性成功。而對于項目團隊和699廠來說,一切才剛剛開始。


  原文鏈接:http://finance.chinanews.com/cj/hd/2014/1119/707.shtml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_国产精品视频白浆免费视频_国产精品视频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