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聚焦 正文

《人民日報》再次刊登航天科工研究員楊宇光主題署名文章

發布時間:2013-07-12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二院

  2013年07月05日,《人民日報》20版科技視野刊登了中國航天科工二院二部研究員楊宇光署名文章《中國載人航天不算晚》。這是繼5月31日《人民日報》專版刊登楊宇光《天地往返工具成就太空傳奇》署名文章后再次刊登。

  原文如下:

  從太空競賽時期的載人航天史,以及載人航天工程在各個層面的技術基礎來看,即使不考慮我國是發展中國家這一因素,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發展載人航天技術也是比較適宜的

  人類的載人航天史,開始于二戰后美蘇間的太空競賽?,F在仍擔負國際空間站乘組運輸任務的聯盟號飛船,就誕生于太空競賽時期。早期的載人航天活動充滿了巨大的風險,有時甚至是不得已而為之的刻意冒險,很多設計與實踐超越了當時的技術水平??梢哉f,太空競賽時期的載人航天,是一個時代的早產兒。

  前蘇聯在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后,僅用不到4年時間就將第一位航天員送上太空。但當時運載火箭可靠性并不很高,曾在飛行中多次發生事故。沒有緊急逃逸系統的東方號飛船,在今天來看是非常危險的。

  相對于前蘇聯,美國的載人航天起步更加倉促。由于運載能力嚴重不足,美國首先采用紅石火箭發射水星號飛船進入亞軌道。這種近乎直上直下的飛行,導致返回時航天員要承受自身體重11倍的巨大過載。而在返回時采用海上濺落方式,對當時還不十分完善的飛船來說也需要冒極大的風險。水星4號飛船在濺落后下沉,差點將航天員淹死。

  前蘇聯與美國的第一批載人飛船,可以說是在科學認識不成熟、技術手段不完善的情況下,為了競爭目的而進行的冒險。從人類整體科技水平來看,上世紀60年代初開展載人航天并不是非常適宜的。

  在登月競賽過程中,兩個當時的超級大國達到了冒險的極致。前蘇聯與美國分別在上升號計劃和雙子星計劃中采用了很多非常冒險的做法。當時的飛船系統、運載火箭系統在設計上不很完善,在故障檢測、非正常預案和測控支持方面都相當有限,這也是飛行過程中險象環生的主要原因。

  前蘇聯在研制對登月至關重要的N—1巨型火箭時,由于缺乏資金并且需要趕進度,在沒有充分地面測試,特別是考核振動影響就貿然開展4次飛行試驗,結果全部失敗,其中第二次發射炸毀了整個發射塔。

  美國的登月計劃也不是一帆風順。由于航天員座艙采用純氧大氣這一危險的體制,盡管可以減小座艙壓力、提高載荷能力,但終究在阿波羅1號測試中發生大火,導致3名航天員喪生。

  阿波羅登月雖然取得了成功,但當時在技術上的很多決策都是相當冒進、超前的。因此也難怪直到今天都有人質疑其真實性。從載人航天器的冗余度、安全性設計,巨型工程的復雜性與可靠性保證等角度來看,這些質疑有一定道理。假如美國在今天重新登月,依舊存在很大挑戰。因此,我們在贊嘆阿波羅登月輝煌成就的同時,也不得不說它有多么的幸運。

  回顧太空競賽時期波瀾壯闊的載人航天史,對今后發展有深刻的啟示。登月競賽后直到今天,人類也再沒有離開過近地空間。這在很大程度上說明,當時的目標選擇是過于超前的。技術上的冒進與超前也讓人類付出了非常多的代價。

  我國的載人航天正式起步于上世紀90年代。很多評論認為我國是在重復美國與前蘇聯幾十年前的工作。但從太空競賽時期的載人航天史,以及載人航天工程在各個層面的技術基礎來看,即使不考慮我國是發展中國家這一因素,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發展載人航天技術也是比較適宜的。這一時期的計算機處理能力、對空間環境的認識和對復雜工程的把握都達到了比較成熟的階段,開展載人航天飛行任務有了比較好的技術基礎和安全保障。這也是以人為本,對生命負責任的科學態度。(作者楊宇光為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二院研究員)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_国产精品视频白浆免费视频_国产精品视频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