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聚焦 正文

經濟日報:把自強和創新寫在戈壁深谷

——我國航天固體動力事業50年發展紀實(上)

發布時間:2012-08-14    信息來源: 經濟日報

  翻開我國航天固體動力事業50年發展史冊,一個個輝煌成就躍入眼簾:

  從第一根手搓的復合固體推進劑“藥條”,到第一代實用固體發動機;從第一枚國產固體導彈的研制成功,到第一顆人造衛星、第一艘載人飛船的成功發射;從單一用途固體發動機到陸、海、空、天全應用領域各種戰略、戰術、宇航用固體動力產品型譜和體系……我國航天固體動力事業的每一次精彩亮相,都讓世界為之震驚。

  艱難困苦 玉汝于成

  人們往往驚訝于現在的輝煌成就,卻很少有人知道我國航天固體動力事業開拓者一路走來的艱辛。

  1962年7月1日,四川省瀘州市遠郊的高壩,固體火箭發動機研究所正式成立(國防部五院四分院)。原四院駐內蒙古指揮部(航天科工六院前身)副主任、研究員陳克明回憶說,他憧憬著在這里能研究國防尖端領域的前沿技術,然而報到的時候卻發現跟想象中大不一樣,“當時教室既是辦公室又是宿舍。只有兩臺手搖計算機、五塊圖板,完全是白手起家。”

  1965年冬,四院從四川瀘州遷往內蒙古,在距離呼和浩特市中心三四十公里的南地村建立起了新的研發生產基地。雖說是基地,其實只有一條拼湊起來的臨時裝藥生產線,幾棟單身宿舍樓成了睡覺吃飯、學習辦公、設計畫圖的“綜合樓”,一日三餐幾乎都是窩窩頭加土豆白菜。

  之后,隨著國家“大三線”建設的戰略部署,內蒙古基地開始部分向秦嶺深處搬遷。1970年初,四院17名先遣隊員來到西安市藍田縣城東約20公里處的王順山腳下,一座破敗不堪的大廟成為隊員們的棲息地。

  回憶起創業時的點點滴滴,如今已80多歲高齡的航天科技集團科技委顧問、中國科學院院士邢球痕記憶猶新。

  他至今記得那副掛在廟門上的對聯:“頭頂青天、腳踏荒山”,“胸懷祖國、放眼世界”。對創業者們來說,祖國的需要就是神圣的召喚,這種濃烈的愛國情懷和事業責任心讓他們在艱難困苦面前依舊“樂在其中”。

  除了環境艱苦,條件艱苦,航天固體動力事業還是一項高危險性的事業。1962年12月6日,八四五廠協作點在進行推進劑裝藥試驗時,混合機突然起火爆燃,大火頃刻間吞沒了整座工房,陳素梅、韓玉英、王增孝、劉恩科四位同志壯烈犧牲。1974年3月16日下午,四院駐內蒙古指揮部紅峽廠裝藥車間6名操作人員在進行臥式混合機混合推進劑時發生爆炸,紅峽廠二車間副主任王林不幸身亡……

  “過去,很多安全防護措施都沒有,研制過程中炸了很多次,明明知道很危險,還要像堵槍眼一樣,迎難而上。”中國航天科工集團第六研究院原院長、科技委主任張玉峰回想起這些事,感到很痛心。

  即使這樣,楊南生、崔國良、邵愛民、趙殿禮等一批海外留學專家來了,新中國第一批重點院校培養的大學生來了,從軍隊抽調的一批干部也來了,他們抱著為國爭光的堅定信念,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從四面八方走到一起。

  “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艱苦哪安家”,他們進荒原,住戈壁,迎酷暑,戰寒冬,喝過黃泥水,住過干打壘,邊基建、邊研究、邊攻關、邊生產,用智慧和汗水寫下了一個又一個精彩答卷:

  1965年6月至8月,我國第一代實用固體發動機——300毫米發動機一連經受了6次飛行試驗考核,中國從此有了自己的復合固體推進劑火箭發動機;

  1970年4月24日,我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東方紅一號成功發射,航天固體動力科研人員研制的第三級固體燃料發動機圓滿完成末級助推任務,使衛星準確進入預定軌道;

  1975年11月26日,我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尖兵一號偵察衛星成功發射,航天固體動力科研人員研制的返回式制動發動機,將衛星回收艙精準送回地面預定區域;

  1982年10月12日,我國第一枚潛射戰略導彈巨浪1號由水下發射成功;

  2009年3月,新型固體120噸大推力發動機關鍵技術考核地面熱試車取得圓滿成功;

  2011年8月,我國自主研制的2米3分段固體助推演示驗證發動機成功完成首次試車……

  自主創新 勇攀高峰

  發展航天,動力先行。固體火箭發動機作為導彈武器系統的“心臟”和核心關鍵技術,一直受到西方國家的嚴密封鎖和限制,只能走以我為主、自力更生、自主創新的發展道路。

  航天科工六院46所科技委副主任趙海泉說,“講到創新,航天固體動力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大的創新,尤其是推進劑,國外對中國嚴密封鎖,沒有絲毫技術引進的可能。”

  趙海泉回憶起楊南生等老一輩航天人事跡時,為他們的創新精神深深折服。他告訴記者,“文革”期間,四院內蒙古基地幾乎處于癱瘓狀態。為了研制工作順利進行,楊南生這位留英歸來的博士,騎著一輛半舊的自行車,來回奔波在10多公里的廠區,敲開一家家緊閉的房門動員技術骨干上班。在楊南生的努力下,從事研究、裝藥、實驗等方面的骨干都紛紛站了出來,研制工作得以繼續開展。“作為一名院長騎個自行車,親力親為。這種科研精神、創業精神本身就是一種創新精神。”幾十年后的今天,趙海泉仍感慨萬千。

  在老一代航天人的創新精神的激勵下,一代又一代新航天人在戈壁灘、在遠離城市的大三線、在秦嶺的深山谷,在物質匱乏、環境艱苦、基礎薄弱的條件下,矢志創新,以較少的投入,在較短時間里,實現了我國航天固體動力從單一技術突破到全面掌握研制、生產、試驗各環節技術的重大跨越。

  2011年,我國首次空間交會對接任務圓滿成功。在這一系列成功的背后,凝聚的是航天科技集團第四研究院干部職工的智慧與心血。載人航天逃逸系統動力裝置中結構最復雜、研制難度最大的是主逃逸發動機。1995年4月19日,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第四研究院進行首次熱試車,然而點火后不到1秒鐘,高燃速火焰瞬間將4個前置噴管的彎管部分燒穿,整個試車臺一片火海。“首次試車的失敗,對他們而言無疑是一個殘酷的‘下馬威’。”航天科技集團第四研究院院長田維平說。然而航天四院人在困難面前并沒有畏縮,而是爭分奪秒,經過100多個日日夜夜,遴選了成百種材料和配方,做了上千次試驗,測試了上萬個數據,最終獲得了圓滿成功,僅用不到4個月時間便解決了問題。

  如今,從“神一”到“神九”,航天科技集團四院提供的逃逸系統發動機動力源經受住了考驗,圓滿完成任務。據了解,從1998年到2011年,航天四院研制的載人航天逃逸系統動力裝置,先后參加了飛船“零”高度飛行試驗、5次無人及34次載人飛行試驗,次次不辱使命。

  在國內市場獨占鰲頭的同時,我國的航天固體動力事業也邁出了進軍國際宇航市場的步伐。1992年,航天科工六院與亞星公司簽訂了亞星2號商業衛星發射合同,航天科工六院承擔了上面級固體變軌發動機EPKM的研制工作。“EPKM開啟了中固體火箭發動機躋身國際發射舞臺的新紀元,極大地激發了六院人的斗志。”航天科工六院黨委書記王忠民沉浸在難忘的回憶中。在該型號發動機的研制中,航天科工六院科技委副主任何大軍首創了藥柱調平技術,通過總沖預示專項技術攻關,飛行實測預示精度0.2%,預示精度達到國內先進水平,贏得了國際同行的贊譽。

  如今,通過不斷創新,中國航天固體動力人在固體發動機的各個方面取得重要突破和發展。殼體材料方面,從金屬殼體、復合材料殼體,發展到大型高性能高壓強殼體;推進劑方面,從聚硫低能推進劑、丁羥推進劑,發展到高性能推進劑;噴管方面,從固定噴管、全軸柔性擺動噴管,發展到延伸噴管,實現了我國固體發動機直徑由小到大、能量由低到高、應用領域由窄到寬的不斷跨越。

  錢學森曾這樣評價,我國的固體火箭發動機取得的成績,完全是靠自力更生得來的,沒有外國援助,沒有經過仿制階段,這是一個偉大的奇跡,是中華民族的驕傲。

  薪火相傳 續寫輝煌

  固體發動機的藥面修理、開槽、挖藥、灌漿、修補等整形工作,可謂在“刀尖”上跳舞。然而就有這么一個人,在這一危險崗位上,一干就是25年。這個人就是航天科技集團四院7416廠三車間整形組組長徐立平。

  對這一危險崗位的熱愛,徐立平的解釋頗讓人回味,他說,因為危險而謹慎,因為危險才體現“功力”。徐立平的“功力”是這樣練成的:一有空就拿起刀具和榔頭,比劃著切、削、鏟等基本功,揣摩著刀具切削量、切削角度、切削力度,直到手臂酸痛還樂此不疲。

  因為手藝精湛,每當遇到最危險、最艱巨、最苦最累的任務時,他往往搶在最前面,用一個個驕人的成績兌現著“不出現一起低層次人為質量、安全事故”、“保證轉交下工序優質品率達到100%”的錚錚承諾。

  我國航天固體動力事業涌現出了一批像徐立平一樣的優秀青年人才。34歲的王健儒被聘為航天運載技術專家組成員,成為該領域最年輕的專家;不到40歲的郭翔,已是我國高能固體推進劑技術的帶頭人;工作僅4年的權維利迅速成長為航天科工六院41所106室副主任研究師……

  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第四研究院副院長侯曉在與新一代航天科研人員交流時,常為他們團結向上的風貌感到無比高興。“這些年輕人選擇到四院工作時,最關心的不是拿多少工資,享受多少福利,而是‘我的崗位是什么,我能做什么’。你能感受到他們想要實現自我價值的那種積極和迫切。”侯曉說。

  受老一輩航天人的感染,投身于航天固體動力事業的人越來越多。航天科工六院46所604室技術人員王峰,盡管2008年已在哈爾濱結婚安家,但他還是攜妻子來到了航天科工六院,投身到航天固體動力事業。當記者問及為什么來六院時,王峰回答,我們讀博士,就是想找一個能干點事的地方,能有一個發揮作用的地方。“46所做F-12高強有機纖維,在國家支持非常少的情況下,十幾年堅持地做,而且做成了。我之所以來46所,是因為有這么一群人,想干一點事,而且能干出一點事,所以我們倆一同來到這里。”

  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老一輩航天人用他們艱苦奮斗的精神,激勵著年輕一代投身到航天固體動力事業中來。

  “把創新精神融入到我們的血液里,就有熱情去干事情,也才能激勵下一代人。”航天科工六院院長焦繼革說。航天精神就這樣薪火相傳。更多的青年人開始走進了航天固體動力事業的大家庭,踏上了航天事業新的征程。

 ?。ㄘ熑尉庉嫞河诔啃瘢?/font>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_国产精品视频白浆免费视频_国产精品视频每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