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聚焦 正文

科學中國人:永恒的追求

發布時間:2011-11-11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

  
圖為:劉興洲院士與“祥云”

       劉興洲沖壓發動機專家。天津市人。1956年畢業于北京航空學院。1965年在原蘇聯莫斯科茹科夫斯基空軍航空工程學院獲副博士學位?,F任航天科工集團總公司科技委顧問、第三研究院科技委顧問、第三十一研究所研究員、科技委高級顧問、曾任某型導彈副總設計師,副總研究師,主持研制成功二種型號的低空超聲速沖壓發動機。進行了機彈一體化沖壓發動機燃燒室試驗研究、“大型運載火箭、天地往返運輸系統可行性及概念研究報告”和超燃沖壓發動機研究等項目研究。曾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多項部級科技進步一等獎等獎勵。1995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引言:

  劉興洲院士的工作非常忙,從聯系到初次的見面,已有半年的時間,他的日程總是排的滿滿的,幾乎沒有節假日,這讓筆者每次的聯系都處于忐忑不安中,很怕干擾了他的工作。

  2007年4月26日20時25分許,北京中華世紀壇,見證了第29屆奧林匹克火炬誕生的歷史時刻。而火炬的燃燒系統設計方案正是出自這位有著豐富航天工業產品設計經驗的著名專家之手。

  在2008年奧運會火炬設計中,北京奧組委慎重研究后,決定走自主創新之路,創造屬于我們自己的火炬燃燒系統??蒲袑嵙π酆竦闹袊教炜乒ぜ瘓F公司成為競爭這一設計方案的積極參與者。為此,集團公司組織了相關領域的精干科研人員組成了設計攻關團隊,并委任劉興洲院士為火炬燃燒系統總設計師。

  老院士出馬組隊,為北京奧運火炬進行技術攻關;完成了這套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燃燒系統的研發。這套系統通過增加穩壓裝置、主燃室和預燃室結構等方式,解決了大風、大雨下的燃燒等一系列難題,提供清晰飄逸的奧運火焰,還具有輕便、安全和環保等特點,順利通過了驗收和交付。

  5月12日周六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我們終于得以見到劉院士,見面地點是他的辦公室。來到研究所,才得知周未大家都正常上班。

  中等個頭,頭發花白,身穿半舊白色的確良襯衫,淺灰色西褲,腳上一雙細格子面的布鞋。溫文爾雅,言語簡練,性格內斂而沉穩,平易如鄰家長者??烧茄矍斑@位衣著普通、波瀾不驚的老人在長達半個世紀的歲月里,用真情與執著在中國自力更生的航天史上刻下了自己深深的足跡。

  “我想造我們中國自己的飛機”

  1933年3月17日,劉興洲出生于天津市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要求子女認真讀書,積極上進,對他刻苦攻讀、嚴謹治學有深刻的影響。

  4歲時,七七事變,日本飛機轟炸天津,全家冒雨搭船到楊柳青。這使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逃難的苦楚。他用硬紙片剪成小飛機,用橡皮筋彈射,希望自己的飛機也能飛起來。

  不久劉興洲隨家人回到天津,成為眾多生活在淪陷區的中國人中的一員。他在天津淪陷區讀小學,被強迫學日語。大一點的孩子還要去做勞工,強迫“勤勞奉事”。每當哥哥去做勞工時,全家人都很擔心被抓走再也回不來。在街上,時??吹揭蝗喝毡竞⒆訃鴼蛑袊⒆?。日本兵在街上橫沖直撞,欺壓中國百姓。這每一件觸目的事情都深深撼動著劉興洲幼小的心靈,也使他萌發要強大自己祖國的愿望。

  1945年,美國的編隊飛機飛過天津上空,飛得特別高。尾巴上拖著幾縷白煙。”同盟國要反攻了!日本軍隊要垮臺了!”劉興洲心里說不出的高興,這時他已會做有螺旋槳的飛機模型。他暗下決心,長大要去造飛機。

  進入中學的劉興洲特別勤奮好學。初中教數學的馬碌老師啟發式的教學,給了他很好的指導,使他對數學產生了濃厚興趣。1949年天津解放戰爭時學校停課,劉興洲自己在家自學了半學期幾何,做完了全部題目,這使他發現自己也可以當自己的老師。

  1951年考入清華大學航空學院的劉興洲,原本想學飛機設計,沒想到院系調整成立北京航空學院,他自然地轉到了北航。還沒來得及表達他的“飛機夢”,學校已將清華班的同學一律分到航空發動機工藝專業,劉興洲一聲不吭地服從了分配。

  教授們的耐心教導,課余社會工作的鍛煉,抗美援朝英勇事跡的激勵,祖國經濟建設蓬勃發展的鼓舞,不僅使他體悟到知識無涯、學無止境。更讓他了解了如何去組織工作,依靠群眾。他懂得了掌握科學技術是重要性。但科學技術可以為人民服務,也可以用來反對人民,首要的是為誰服務的問題。一個人活著的價值在于要為祖國、為人民有所作為,做一個有用的人。對事業的追求是為了對人民的奉獻,劉興洲深深的感到自己找到了有力的精神支柱。

  “是干什么學什么不是學什么干什么”

  1956年國家號召向科學進軍,提高中國的科技水平。思想要求進步的劉興洲在大學入了黨,后來還作了黨支部書記,畢業時被選派去北京俄語學院留蘇預備部學習,準備到蘇聯留學。后來由于所學的專業,對方不予接納,1957年就被分配到了國防部五院。劉興洲作為我國最早從事;中壓發動機的幾位科技工作者之一,開始了當時國內尚屬空白的;中壓發動機的研制。

  劉興洲永遠也忘不了在一次設計方案討論會上,一位老干部的一席話“抗美援朝的烽火,我們記憶猶新,我們這樣大的國家靠別人保衛是不可能的,誰也不會把最先進的東西給我們,我們必須自力更生,建設自己的強大國防。我們一定要迅速改變我國軍事裝備落后的局面,實現國防現代化,保衛華北,保衛首都,保衛全中國。”他邊聽邊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寫滿了“自己的”3個字。對劉興洲來說,這無疑激發了他對航天事業的無比熱愛,并從此成為他獻身祖國航天事業的堅強動力。

  業內都知道,“型號研制,動力先行動力研制,設備先行”。而做沖壓發動機的研制,首先要搞試驗設備。當時研究室主任梁守槃教授分配他同另一同志籌建設備。”這是我第一次接觸沖壓發動機問題,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工作。怎么辦?只有自己摸索。”當時得到一本俄文版的《沖壓發動機原理》,由于劉興洲有一定的俄文基礎,如饑似渴地學習了《沖壓發動機原理》,由不熟悉到逐漸熟悉,到后來還作為工程組組長給大家做講解,并帶領新同志一齊干。而劉興洲對于自己工作也有了更深的認識:“真正的專業是在工作中形成的。不是學什么干什么,而是干什么學什么”。

  1959年有一批蘇聯專家來中國幫助發展;中壓發動機,蘇聯專家水平很高,工作認真,給了劉興洲他們很大的幫助。但1960年蘇聯突然命令撤走全部專家,工作搞了半截,扔下走了,真是令人氣憤.大家都憋著一肚子氣。劉興洲說“發憤圖強,就是發‘憤’才能圖強”人到了憤慨的時候就會產生巨大的動力。也正是在那種困難的情況下,劉興洲和同事們白天晚上連軸轉,經常通宵達旦,愣是在十分簡陋的條件有下,不但完成了蘇聯專家甩下的設計,還自行設計建設了新的試驗設備。我們國家終于有了自己設計、制造的試驗基地。

  “一定要搞出自己的沖壓發動機”

  1961年,劉興洲被派遣到蘇聯空軍航空工程學院做研究生。他的導師是蘇聯功勛科學家米里古莫夫。盡管當時中蘇關系緊張,劉興洲還是得到了導師誠懇的指導。”他要求非常嚴格,每次要求以實驗數據說話。他強調,要練好基本功搞發動機的人要親自參加試驗,獲取第一手材料:發展發動機最重要的是建設好試驗基地,有什么樣的基地,就有什么樣的發動機。”劉興洲回憶說,“蘇聯有位專家,做試驗長期守在發動機旁邊,以至于耳聾了”。

  在莫斯科的幾年學習生活給劉興洲留下了難忘、深刻的印象。劉興洲在蘇聯學的是;中壓發動機,但是由于保密,到他畢業歸國,在蘇聯也沒看到任何一臺;中壓發動機。離開莫斯科時他的心中有一個強烈的想法:中國一定要搞出自己的;中壓發動機。

  1965年回國后,劉興洲被任命為沖壓發動機研究室的主任。正當他帶領同事們大干時,“文革”開始了,科研生產陷于癱瘓,就在那混亂的日子里,受到沖擊的劉興洲面對盤問、清查卻還是堅守崗位,想盡方設法促進工作的開展,進行了一百多次試驗,有時是一邊寫材料,一邊搞科研,因為他有一個信念:“我是為祖國、為人民在工作的”。

  粉碎四人幫以后,科技工作者迎來了科學的春天。研究所的科研工作進入正軌,但國際上公開的資料很少,他們只能靠自力更生發展。劉興洲帶領大家努力工作,為發動機制定了嚴格的指標,在可靠性問題上,寧可保持適當的余量,絕不疏忽大意。他們精心地進行研究、設計和生產,試驗工作是最大的考驗。

  “我們的情感隨著試驗發動機起伏。試驗中每次遇到挫折,我們都仔細地觀察每一件實物,默默地分析每一個數據,認真地查找各組成部分的關聯,現象越復雜,越需要冷靜而周密思考,以找出解決問題的途徑。”

  “試驗是科研工作者的節日,是收獲最大的時候。我覺得試驗現場是最生動、最有啟發性的,有好多情況單靠記錄是了解不到的。低溫起動問題、預燃室和主燃燒室工作匹配問題、富油燃燒振蕩問題,…通過我們的能力,終于解決了一個又一個技術關鍵,馴服了沖壓發動機。”

  在祖國的海防發射陣地上,碧海藍天,某型導彈如滿弦之箭掠地而起,飛向目標……成功了!沖壓發動機成功了!

  “這是我一生中最高興的一刻。”時隔多年,劉興洲說起當時的情景仍然是非常高興。因為作為研制沖壓發動機的主要負責人,他更清楚這一成功的曲折和來之不易。但更讓他高興的是地面試驗數據與天上所取得的數據對比一致,這意味著地面的試驗手段是有效的、正

  確的,“研究別的發動機也一樣會成功”,他感到對以后的工作充滿了信心。

  “機遇是為有思考的人準備的”

  航天事業的艱苦磨礪出了劉興洲百折不撓和有擔當的個性。在爾后的工作,也正如他所預期的那樣,在經歷了重重的困難之后,他如同一位戰場上的將軍般指揮著他的部隊取得了一個又一個勝利。

  在單位劉興洲有“清障車”之說,每當研制道路發現了“攔路石”,工作受阻,他總能及時清除。常會有這樣的場景:在技術會上,為了一個技術問題,大家吵得昏天黑地,劉興洲上去一、二、三條總結,馬上有了結果,統一了大家的思路。

  劉興洲是研究新型沖壓發動機技術領導者,為了新型整體式沖壓發動機燃燒室設計需要,他主持進行了突擴燃燒室燃燒研究,并對整體式沖壓發動機突擴燃燒室流場的開展了系統研究,經過大量的試驗研究工作,獲得了很多有價值的研究成果。在他的領導下還成功完成了我國第一座發動機高空試車臺的設備改造和技術更新工作,使之成為當時先進的試車臺,在這個試車臺上完成了多種航空型號發動機的研試任務。

  劉興洲還為我國發展小型渦扇發動機作出了貢獻。早在80年代他就領導了小型渦扇發動機課題組進行小型渦扇發動機方案論證研究工作,90年代他領導了小型渦扇發動機的研制,在工作中重視設計計算分析工作和試驗工作。在發動機試驗過程中,他堅持按規范嚴格調試發動機,從不放過出現的任何發動機故障,強調發動機故障分析要做過細的工作,故障原因要查得水落石出,予以徹底排除,不留隱患。由于他嚴謹細致的科研作風帶出了一支好的科研隊伍。

  “機遇是為有思考的人準備的,因為有所思考,有所準備,才能抓住機遇”。這是劉興洲的信條。在他看來,科研工作就是先是腦子里要多裝些問題,因為有問題,才會去思考、去鉆研、去解決問題,也正是由于這一個個提前設定在腦海中的目標問題,他的前進步伐常常是跨越式的。

  1987年至1997年期間,劉興洲作為863航天技術領域專家委員會和大型運載火箭與天地往返運輸專家組的成員,參加了概念論證工作,參與了863專家組《大型運載火箭和天地往返運輸系統可行性論證報告》的編寫。經過調查研究和廣泛的論證工作,他根據我國實際情況,和其他同志一起提出了我國以載人飛船起步,以空天飛機為發展方向,及早開展超燃沖壓發動機研制的建議。從那時以來,在劉興洲的倡議和領導下,在國內率先開展了超燃;中壓發動機的研究,并為這項工作傾注了心血。劉興洲認為,中壓發動機的發展遠景是超燃;中壓發動機,可用以實現高超聲速巡航飛行,這將是航空發展史上的第三個里程碑。它所追求的目標是實現空天飛機,空天飛機的實現將為開發空間。利用空間創造條件,是人類征服自然的又一壯舉。時光流轉,現在進入了21世紀。如今的他仍忙于推動我國超燃沖壓發動機的發展,目前超燃沖壓發動機的工作獲得重要進展。在馬赫數4、5、6的條件下,獲得了正推力。這一項具有前瞻性的工作正在順利發展中。他說,“當初的星星之火,將成燎愿之勢,老懷安慰了”。

  “如果能有100名青年學術帶頭人,我們將來的航天技術事業就大有希望。”

  回憶往昔,劉興洲院士談到最多的是那些最初給予他指導幫助的師長們。他們優秀的品質、高尚的情操,無不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印記。而他也同樣如播火種般地在傳遞。

  在他的科研攻尖生涯的近二十余年里,他很重視培養年青一代。他先后帶了十幾名碩士生和博士生。他經常為此查閱資料,反復思考選題。碩士生王衛東在確定課題時,劉興洲建議他搞“側面突擴燃燒室冷態流場可視化研究”,并指導他用二元模型顯示流場,還把他自己多年積累的研究資料和數據無私地提供給研究生參考。這篇論文不僅獲研究生優秀論文獎,而且被選送1993年在維也納召開的國際宇航學會發表,受到與會各國專家好評。當有位碩士生的論文獲得優秀論文獎,在接受大學祝賀時感慨地說:“我的成績都得益于劉老師的指導,正如一句名言所說,我們能看得遠一些,是因為我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劉興洲曾擔任編委會主任的《推進技術》期刊是具有國際影響的刊物。在他的倡導下,積極選登我國年青科技人員的學術論文,期望一株株小苗破土而出。他在給原國防科工委的述職報告中建議“采取措施培養青年學術帶頭人和技術骨干,如果能有100名青年學術帶頭人,我們將來的航天技術事業就大有希望”。

  對于人才的培養,劉興洲院士說,曾與青年人語重心長地談了18個字,就是“發于志,勤于學,善于悟,勇于行,寓于群,成于恒”。發于志,就是要有遠大的志向,一個人明白自己生活的意義,他便有無窮的動力。時刻記住,為人民服務的品德是最基礎的問題。勤于學,就是努力學習,干什么學什么,不僅要具備科學素養,還要學習人文精神和社會知識,

  成為創新型人才。善于悟,就是要多給自己設置問題,具有思考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善于領悟其中的道理,善于抓住問題的本質,具有創造性的思維。勇于行,就是要把知識用到實際工作中去,實踐出真知。要多做工作,多承擔任務,挑重擔最多的人才是受到鍛煉最多的人,才可能是最有用的人。寓于群,就是要把自己放到群眾當中,要向周圍的人學習,要具有組織、溝通、交際和承受的能力。成于恒,就是要持之以恒,那里有障礙就在那里克服障礙,任何困難的事都要堅強地挺過去。嘗試,失敗,再嘗試,持之以恒才能成功。每一個成功的人都有一部飽經磨難的歷史。

  1957,2007,50年光陰若白駒過隙,忽焉而過。


  50年不倦的求索,50載不懈地跋涉。曾飛揚起多少駭浪驚濤的出征鏖戰,曾激越起多少壯志豪情的拼搏奉獻。那位曾經朝氣蓬勃、滿懷報國激情的年輕小伙,現已是享有國家最高學術榮譽、白發斑鬢的古稀老者。

  “一個人活在世上總要有點貢獻,為國家做些事情……”。樸素的話語一如他樸實的為人。

  緊張的工作主余,劉院士喜愛集郵和攝影,他認為郵票是百科全書,可以增長知識而攝影可以讓他接觸大自然、感受生活。他還興趣盎然地給我們看了他最近的攝影作品。這無疑讓我們得以從另一角度去了解他。

  不經意間,抬眼望見窗外夕陽正艷,此時此刻只覺得這夕陽便是世上最美的景色……(文/楊潔)

     (責任編輯:王姣)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_国产精品视频白浆免费视频_国产精品视频每日更新